“些小吾曹州縣吏,一枝一葉總關情”
發布時間: 2019-7-23 11:10:32 整理發布: fanfuchanglian 點擊: 521

2014年5月9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蘭考縣委常委班子專題民主生活會時,曾引用清代鄭板橋的一首詩:“衙齋臥聽蕭蕭竹,疑是民間疾苦聲。些小吾曹州縣吏,一枝一葉總關情。”意在說明為官一任,無論官職大小,都應勤政愛民,以人民為中心,將百姓的冷暖安危放在心上。

  這首詩作名為《濰縣署中畫竹呈年伯包大中丞括》。“畫竹”說明此詩是一首題畫詩,因鄭板橋曾畫過一幅《風竹圖》呈送一位叫包括的官員,此詩即是題寫在這幅畫上的。而“年伯包大中丞括”是鄭板橋對所呈獻之人的敬稱。科舉時代,一般稱同科考取的人為“同年”,對同年的父輩或父親的同年,尊稱為“年伯”。“包括”就是鄭板橋的年伯,此人當時任山東布政使,署理巡撫。

  乾隆十一年(1746),鄭板橋由河南范縣調任山東濰縣知縣。就在上任的路上,他親眼見到大批的農民因連年災荒而四處奔逃,滿目凄涼,餓殍遍野。而這首題畫詩就是在這種社會背景下寫成的。

  此詩字里行間雖然對包括這位上司崇禮有加,但詩情畫意之中,鄭板橋念念不忘的卻是百姓之疾苦。詩人緊扣風入疏竹的主題,從寫竹入手。起筆“衙齋”既點明自己的身份,又與下文“州縣吏”遙相呼應。“臥聽”二字,本就帶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悵惘與孤獨,如賀鑄的“空床臥聽南窗雨,誰復挑燈夜補衣”、陸游的“夜闌臥聽風吹雨,鐵馬冰河入夢來”等等,何況此處詩人“臥聽”的又是窗外風雨吹打竹葉的蕭蕭之聲呢,更給人帶來一種悲咽與凄楚之感。但是與傳統文人僅借蕭蕭之竹寫一己之清高絕俗或孤憤幽怨不同,詩人在第二句筆鋒陡轉,由風吹竹葉之蕭蕭聲響,而聯想到災荒之年,天下無數底層民眾之疾苦哀鳴。這個“疑”字正道出了詩人念茲在茲,對民間貧苦百姓深切的掛懷與真摯的悲憫,而這也正是先秦儒家所倡言之“人饑己饑,人溺己溺”的仁者情懷。

  《清史稿·鄭燮傳》中記載,鄭板橋在濰縣任職的七年中,有五年都曾發生旱蝗或水災,民生凋敝,哀鴻遍野。他一面向朝廷據實稟報,請求賑濟;一面又以工代賑,興修城池道路,招引遠近饑民赴工就食。有人提出應先上報朝廷,他斷然拒絕道:“此何時?俟輾轉申報,民無孑遺矣。有譴,我任之!”他不僅責令城中富商大戶輪流在道邊開廠煮粥,以供婦孺耄耋充饑活命,自己和家人更是節衣縮食,為饑民捐出官俸,還曾刻圖章“恨不得填滿了普天饑債”一枚,以明己關心民瘼之志。詩人寬厚愛民的仁者心胸,正如一團爐火,給貧苦的百姓以光明和溫暖。

  接著詩人說自己為“些小吾曹州縣吏”,“些小”語雖自謙,直陳自己官職卑微,但位卑又豈能忘憂國!《論語》中孔子曾說“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。造次必于是,顛沛必于是。”作為君子,無論在什么情況下,都不要喪失自己的這顆仁民愛物之心。因此,緊接下來詩人簡直壓抑不住自己為民請命的澎湃情緒,直接對包括以及天下所有像自己一樣的“州縣吏”們,發出強烈的呼吁與勸勉:一枝一葉總關情!這不僅是詩人對同僚的呼吁,更是自己心跡的真誠流露。從表面來看,它回應了第一句,即由題竹始,又以詠竹終,始終不離題詠畫竹的詩歌主題。而實際上卻又是以竹之“一枝一葉”來暗喻民間之疾苦貧弱。詩人想要表達的是,只要是與民眾生活相關的,無論事之大小,我們這些“州縣吏”都要放在心上。為民解憂,乃是為官者之職責與良心所在。

  寥寥幾片竹葉,簡單幾句詩題,竹之清雅超拔與詩人之仁愛情懷相互映照,體現出一個封建時代官員難得的人性光彩、人情溫暖與人文關懷。習近平總書記引用這首詩,正是為了告訴大家,作為人民的干部,要不忘初心,做到深懷愛民之心、恪守為民之責,努力踐行愛民情懷。


河北11选5奖